[From: http://www.tvbs.com.tw/tvshow/new_taiwan/ShowContent1.asp?cde=20080907185105 }


網咖飛炫屋
2008/8/31
王德愷 林煌賓


這家網咖位子不多,先搶先贏,子亮卡位成功,哥哥韋霆陪玩,到哪裡都要拖著3個弟妹,韋霆的暑假過得很忙,因為爸媽也都很忙,為了省點事少洗頭,哥哥把弟弟剃成小光頭。

還好有這家網咖,林韋霆可以帶弟妹來,沒等到電腦,也可以看書寫功課,冷氣免費,網路也免費,就是規定多了點,一次只能玩1小時,然後不能看不該看的東西,而且網咖老闆,這位阿伯還會常來「巡堂」,指指點點,筱萱自己家裡也有電腦,但還是喜歡來這裡。

爸媽永遠很忙,經常不在,這裡有朋友,老闆雖然有點囉唆,對孩子們卻很大方,天氣好時,還開車帶大家去打球。

跟網咖老闆打球,一切要照規則來,可以消耗掉弟弟妹妹一點力氣,也讓林韋霆覺得比較輕鬆。即使孩子常打界外球,網咖老闆還是陪玩得很High,為了拉攏這群忠實顧客,這位阿伯下過重本,半夜去網咖考察。

這位阿伯還決定,他開的網咖得免費,因為他發現孩子們沒錢去網咖時,會到花蓮海濱找情侶們抽戀愛稅。陳在惠:「只要有情侶來,他們就在旁邊裝瘋賣傻,然後就拿個1百元,他們就又鳥獸散,又跑去網咖。」

網咖阿伯不希望孩子半夜在外晃蕩,他的網咖打烊時,還會送顧客回家。陳在惠:「說10點下班,都拖到12點,有時候我們下班了,小孩子要送回家裡,那個時候父母都還沒有回來,甚至於到12點都送到家門口了,門還關著。」

爸媽要為生計煩惱,家裡常常沒有大人也沒有晚餐,來跟著這個網咖阿伯,還有人教籃球、請吃冰,網咖阿伯叫做陳在惠,愛妻因為慢性疾病,住在台北的家,2個孩子剛度過青春期,他自己則做完肝癌手術,應該要養病的人,卻回到家鄉花蓮,來開這種要陪玩、很累人的安親班,因為陳在惠還有正職,他是個牧師。

在陳牧師的飛炫屋裡,孩子們可以自在,不能隨便,陳在惠可以跟孩子們玩在一起,但也給孩子們最嚴格實在的磨鍊。

單親、家庭重組、隔代教養,父母太忙,來飛炫屋的孩子,用庸俗的眼光看,都可能輸在起跑點,但陳在惠就是要教他們面對,林韋霆的壓力之一是要忙著照顧弟妹,劍道課上得斷斷續續,壓力之二,來自劍道比賽本身。林韋霆:「會,會有壓力,壓力很大喔。」記者:「因為大家都在看你?」林韋霆:「對啊,就很多眼睛在看你。」林韋霆:「假如這場比賽輸了,就會怕說有人在那邊指指點點哪,然後就會想說不要打了,然後之後就是,還是因為看到,其他人的努力會不好意思說不要打了,就繼續努力這樣子。」

好不容易弟弟妹妹也長大,可以拿起劍,林韋霆可以再來上劍道課,弟妹一起來。林韋霆:「打架沒有那麼多規則,打劍道有啊。」記者:「劍道有,但有規則會不會就綁手綁腳?」林韋霆:「不會啊,就是要熟悉它的那個劍術啊,然後一直揣摩啊。」陳在惠:「不可以拿著劍去指人喔,好不好,這樣不禮貌,對不對?劍客要很有禮貌、很有紳士風度的,所以拿著劍不能亂比。」

剛做完痛苦的肝癌治療,就開始耗體力的劍道教學,幾年前,很多人覺得這個牧師自找麻煩。陳在惠:「我並不覺得難,難是一個態度,跟一個概念的問題。」

但當時病中的軟弱,卻讓他體會到生命寶貴,一個大人都要那麼多醫護幫忙。陳在惠:「有那麼多人幫助之外,那我本身還要忍受那麼多的苦,才能夠活得下去,如果說沒有人肯幫忙,即使那個孩子肯,想要努力地活下去,努力地生存下去,事實上他也沒有方法。」

用自己的力氣面對,找到方法,困難就不會只是痛苦。林韋霆:「會怕,就是因為看到他們拿劍的時候,就會嚇到這樣。」

會怕但不能躲,反擊時更不能用蠻力,劍道需要技巧,需要思考,也需要專心,陳在惠覺得孩子們的人生,需要這些事。林韋霆:「就是體力變好啦,然後可能…。」記者:「膽子會變大嗎?」林韋霆:「對,然後會有一種,以為自己很強那樣子,就是覺得我很厲害這樣。」

曾經因為受不了壓力,林韋霆2次放棄,現在又再拿起劍。陳在惠:「比如說你在面對對方的時候,你必須要學習到非常的專心,那學劍道的小孩可以練習,他獨立面對事情的能力,因為護套一穿在身上,你劍一拿在手上,只有你一個人,可以處理你自己的事情。」

面罩後是孤獨與汗水,小女生一劍劈空,沒有時間沮喪。陳在惠:「啊,快點啊,這麼慢,這麼慢就死掉了。」

還是要活回來,要重新抓起劍,小個子不能怕大個子。陳在惠:「讓他有成就感,所有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因為他們開始有信心了嘛。」

沒有太多父母的呵護,挫折一定也多,但起跑晚了又如何,讓孩子長出對抗的勇氣,給他保護罩,不如教他怎麼用劍保護自己。
創作者介紹

HKA@花蓮洄瀾劍道聯盟

hualien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