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http://blog.yam.com/goodsheep/article/16462049 ]

又是同樣的場景.
同樣的演員,同樣呆滯的眼神,
同樣的吵雜

算是劍道班一年一度的重要盛事之一吧?


三峽,對孩子來說,是一個如同耶路撒冷般的聖地.
不僅遙遠,也帶著那麼一點的不可侵犯,和神祕.


很久沒有看到的孩子們,我的期待讓我像個準備去遠足的小學生,
打包的時候更是手足無措

一早就到飛炫屋,看著孩子一個一個的到來,噓寒問暖加上叮嚀有
沒有帶這個有沒有帶那個,到處巡視,檢視要帶出門的行李.

到了火車站更是一團混亂,除了孩子自己身上的行李,還要加上一人一
套重出5公斤的護具,一人一把長約120公分的竹劍,帶隊的社工更是不
惶多讓,攝影器材筆記型電腦



孩子們是"大型機具",社工是"高科技產業",還要幫還沒有進入狀況的
孩子拖拖拉拉的提著他忘記的護具,我的背上一個八公斤的背包,手
中一個六公斤多的護具,背上四把劍,這是每一年的重大考驗(之一)吧?
這麼大的陣丈,引起不少人的側目,孩子們倒是已經習慣了,反正每一
次出門都是這樣

上了火車,孩子們興奮的連行李都差點忘記擺好,就開始絮絮叨叨的
碎唸,每一個人都搶著說話,花了一番功夫才擺平所有,分配好應該座
的座位,叮嚀坐火車的禮儀,(怎麼連這個都要教)

講話不要太大聲,不要一直講話,聽音樂小聲一點,不要一直動來動去
踢到別人的椅子,(我的碎唸功力已經進入媽媽級了吧)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其實是我們拿著這麼陣容龐大的行李,
(累積的體積應該超出我們所有人的體積吧)

行走在捷運站內,然後進到狹長的捷運車箱裡,所有的人無不投以好奇
的眼神,因為已經人多,加上捷運裡人也很多,我們這麼樣的擠進車
廂,孩子們開心東瞧西望我們大人神經緊繃



到了捷運的終點,還要轉乘公車,烈日底下,等待,應付孩子的所有
疑問,上公車,又是同樣的混亂,擠得車上乘客帶點抱怨的眼神,而
我們幾乎坐到終點站



神奇的三峽到了,神奇的道館.
三申五令的叮嚀孩子嘴巴閉上,安置好身上的所有東西,師父們還在
休息,還有點時間,第一次的放風,帶孩子們去逛逛,算是上"戰場"
前的放鬆心情















孩子們算是很呆滯的逛過去,畢竟是”老”街,行人遊客多得摩肩
擦踵,天氣又熱得誇張,晃過師父們休息的時間,帶小孩回道館,
至少會比較涼吧?

沒想到就被祖師爺發現,身為小孩們的大姐頭加上唯一可以用"簡單"
台語交談的人,(講到這裡一定會被罵,我的台語明明就好笑的跟破
抹布一樣)只好挺身而出當發言人兼領隊,祖師爺命令孩子們提著東
西上道場,拖地板,換道服,馬上開始熱身



吃完晚餐,晚上開課的朱志清老師出現,架設好儀器,(老師要放影
片...果真是師範體系教出來的)


晚上要上的是最基本的"切返kirikaeshi"練習指導.





為什麼還要上?
小孩好幾個都考過初段,切返也早就是家常便飯,每一次集訓每一次
重教,那為什麼這一次還要再教?

因為kirikaeshi裡面包含了劍道的所有(幾乎)動作,左右men只要低
一點,就是左右do,抓好距離,就是kote,然後....沒有了...

喔,還有衝擊,體碰,接著就是靈活應用囉,譬如常說的kote-men,
kote-kote-men,men-do.....不勝枚舉




老師還給孩子看了日本人"暴力衝擊"的kirikaeshi,動作非常快,但是
也很標準,(而且很漂亮)

孩子們上得雖然有的時候進入當機畫面,還好記憶體還夠跑,總會在
老師發現之前反應回來.

一路上到九點半,老師還要開車回新竹,於是下課,小孩的表情是..
"解脫"

雖然是晚上上課,但是穿著道服帶著護具,每一個都汗如雨下,
(我這個旁邊罵人的都熱死了)總算是第一天的集訓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HKA@花蓮洄瀾劍道聯盟

hualien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